快捷搜索:  

ed三珠也输了-《鱼翅与花椒》译者:每翻译一本书就是进入一个新的世界

ed三珠也输了,《鱼翅与花椒》译者:每翻译一本书就是进入一个新的世界。

中新网成都5月20日电 题:《鱼翅与花椒》译者:每翻译一本书就是进入一个新的世界

作者 严易梦 贺劭清

鱼香茄子、担担面、清溪牛肉火锅……说到翻译《鱼翅与花椒》时学到的美食,“吃货”何雨珈的胃口随着记忆翻滚起来。

这位1986年出生的川妹子还有一个更有名的身份——《纸牌屋》小说的译者。近几年,她接连不断地翻译了《再会,老北京》《当呼吸化为空气》《权力之路》《优雅的艺术》等33部外文书籍。

生长于天府之国且热爱美食,是何雨珈毫不犹豫接下《鱼翅与花椒》翻译工作的原因。她将自己与《鱼翅与花椒》作者扶霞·邓洛普形容为“酒肉朋友”。两人不但在翻译《鱼翅与花椒》期间有过两次约饭,还常常通过微信分享美食与烹饪心得。

何雨珈和《鱼翅与花椒》作者。 钟欣 摄 何雨珈和《鱼翅与花椒》作者。 钟欣 摄

“扶霞描写川菜、淮扬菜时,让我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何雨珈用“五味杂陈”形容自己翻译《鱼翅与花椒》的感受。熟悉的美食和不断获得的新知识让她快乐,而作者笔下的老成都,又让她感到既亲切又怅惋。

谈及川菜,何雨珈打开了话匣子。她直言因为翻译完《鱼翅与花椒》,自己从一个美食理论基础薄弱的四川吃货“升级”了。

“川菜和成都一样,带给我丰富、甜蜜、热闹、懒散的感觉。”在何雨珈看来,24种味型体现了川菜的“丰富”,川菜中的辣则发挥着勾起人的味蕾去感受酸、甜、怪味的作用。

生活中,何雨珈也时常烹饪美食。“传统的川菜、经典的西餐都是我会尝试的。”她介绍,虽然自己多数是照着菜谱做,但偶尔也会在烹饪时加入自己的创意。

何雨珈烹饪的秋葵土豆泥。 钟欣 摄 何雨珈烹饪的秋葵土豆泥。 钟欣 摄

工作上,这位“85后”妹子拥有自身的酸甜苦辣。少时的她因为王佐良先生的一篇译文而向往翻译,高考以148分的英语考入北京外国语大学学习笔译。毕业后何雨珈差点因为车祸失去右腿,卧床养伤期间意外得到大卫·休谟《人性论》的翻译机会,才走上了图书翻译这条路。

“每翻译一本书就是进入一个新的世界。”何雨珈坦言,《再会,老北京》让自己真正感受到了对翻译的热爱,迈克尔·道布斯笔下的《纸牌屋》让自己第一次对原著和作者怀有敬畏……“跋涉”书中获得的体验,就像川菜的复合味型,遍尝之后还会久久留恋。(完)

本文来自万源北路早报,由【初级投稿人:邓秋秋】原创,欢迎观赏。

何雨珈,鱼翅,花椒,川菜,翻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