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g都开的一样怎么杀猪-狄仁杰为何成中国福尔摩斯?竟跟外国“迷弟”有关

ag都开的一样怎么杀猪,狄仁杰为何成中国福尔摩斯?竟跟外国“迷弟”有关。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18日电(记者 上官云)“元芳,你怎么看?”当年,随着《神探狄仁杰》的热播,这句经典台词被很多人拿来调侃,至今仍是流行语。

在电视剧中,狄仁杰变成了一位神探,和助手李元芳一起查案,拨开重重迷雾,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这也曾令很多观众不解:明明他在历史上是一位贤相,怎么又变成了破案高手?

事实上,狄仁杰的神探形象,还真不是从那几部电视剧开始树立起来的。比如,六七十年前,荷兰汉学家高罗佩就写出了风靡一时的《大唐狄公案》,从此狄仁杰就有了“中国福尔摩斯”的美誉。

痴迷中国文化的汉学家

1910年,高罗佩生于荷兰,在中学时代就对文学表现出了极大地兴趣。进入大学后,他选择文学和法律作为专业,即便在成了外交官后,也没放下对中国文化的学术研究,积极参与学习各类艺术,如书法、篆刻、绘画、鼓琴等。

《大唐狄公案》之《迷宫案》插图。上海译文出版社供图

《大唐狄公案》之《迷宫案》插图。上海译文出版社供图

高罗佩痴迷中国文化,收藏了大量中国古书。后来,他读到了一本清代无名氏所作的《武则天四大奇案》,书中没有按照历史记载去描述狄仁杰,而是运用丰富的想象力,把狄仁杰写成了一个特别能够随机应变的人。

读完后,高罗佩对狄仁杰屡破奇案的能力大为折服。在他眼中,书中所描写的中国古代法官的刑事侦讯本领,比福尔摩斯等西方小说中的大侦探毫不逊色。

后来,他把书中的一部分翻译成英文出版。同时,为了将中国公案小说介绍到西方,高罗佩顺便以狄仁杰为主角,用英文写了一个破案故事,取名《铜钟案》。后来又写了《迷宫案》,这部书很快在荷兰出版了。

系列小说塑造“中国的福尔摩斯”

谁也没料到,这部以中国人为主角、由外国人写的侦探小说,出版后竟然大获成功,受到读者的狂热追捧。在出版商的再三催促下,高罗佩在此后十余年的时间里,又陆续创作了《湖滨案》、《黄金案》等多部中短篇小说。

最终,这些小说构成了高罗佩的“狄仁杰系列小说大全”, 即《大唐狄公案》。随着小说热度不断攀升,狄仁杰擅长破案的形象越来越深入读者心中,就这么成了“中国的福尔摩斯”。

图片来源:《神探狄仁杰》视频截图

图片来源:《神探狄仁杰》视频截图

不过,书中没有后来观众们熟悉的李元芳,跟在狄仁杰身边的是马荣、乔泰、洪亮等亲随,人员配置上有点像后来的《包青天》,有“保镖”,也有师爷。

故事的脑洞开得很大。上海译文版《大唐狄公案》译者张凌介绍,比如《中秋案》的凶手不再是传统小说中的常态罪犯(即以谋财或猎色等原因而作案),而是类似以杀人害命为乐的变态恶魔。

虽说都是类似情节,但张凌解释,这比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侦探波罗系列的大结局《幕》要早上十来年,从中或可反映出作家独有的敏锐眼光。

书中的狄仁杰,破过哪些奇案?

如张凌所说,《大唐狄公案》在以跌宕起伏的情节吸引人的同时,也不乏对人性的刻画。比如《朝云观》里自负的老道士,再比如《漆屏案》里自作聪明,企图害死妻子的丈夫。

在《铜钟案》里,林梁两家恩怨纠葛很复杂。梁家小姐嫁给林帆,即林梁氏。原本两人感情很好,但林帆却是一个十分歹毒的人,先谋杀了妻子的兄长,又气死了妻子的父亲。

林梁氏受不了沉重的打击,离家出走。林帆受不了妻子出走的打击,买通土匪把梁老夫人也烧死了。林梁氏发誓告倒林帆,却一直没有成功。

直到狄仁杰出现,暗暗查访设计,自己还身陷险境,被扣在铜钟里,最终几经周折,令林帆伏法。但林帆死后,林梁氏也服毒自尽了。

“情节紧凑之外,高罗佩还对人性的复杂做出深入剖析,比如林帆虽然狠毒,但始终不忍心对妻子下毒手……许多类似描写,都具有相当的心理深度。”张凌说,这一点与中国传统公案小说颇为不同。

《大唐狄公案》之《黄金案》插图。上海译文出版社供图

《大唐狄公案》之《黄金案》插图。上海译文出版社供图

她解释,在所有作品中,高罗佩一向采用西方侦探小说的架构方式与规范,再加入中国内容,可以说是“西方的骨,东方的肉”,通过这种杂糅与交汇,大大提高了中国传统公案小说的可读性和现代性。

高罗佩病逝前完成《中秋案》

遗憾的是,由于身体原因,高罗佩的创作终止了。张凌说,1967年,高罗佩得知自己身患肺癌,依然全力工作,在病情恶化的前夜完成了最后一部小说《中秋案》,两天后便与世长辞。

“高罗佩博学多才。他自己总结过,外交官是职业,汉学研究是终身事业,写小说是业余爱好。据说,《大唐狄公案》系列小说是他所有著作中唯一盈利的作品。”书法家、学者马衡曾说高罗佩是“游于艺”,张凌认为,这或许是他一生成就的最佳写照。

《大唐狄公案》书封。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大唐狄公案》书封。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在翻译过程中,张凌查阅了高罗佩已出版的各种专著和译著,还专程去波士顿大学看过他的手稿资料,发现其中有手绘的插图和地图,还有为小说和专著而做的大量中文笔记,字迹清晰又工整。

“他对中国历史文化了解的程度很深,究其根基,还是出于由衷的欣赏与热爱。”张凌说,在塑造狄仁杰“神探”形象之外,从高罗佩的书中有时似能恍惚看到一幅古代中国的图景,宁静悠远,意韵盎然,对今天的读者来说,或许这点更具价值。(完)

本文来自万源北路早报,由【特别投稿人:黄燕杰】原创,欢迎观赏。

高罗佩,狄仁杰,狄公案,张凌,林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