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免费测什么时候发财-斯坦福“爆雷”背后:步长制药两代老板都掉入“行贿坑”

免费测什么时候发财,斯坦福“爆雷”背后:步长制药两代老板都掉入“行贿坑”。

据《洛杉矶时报》《每日邮报》等多家外媒报道,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斥资650万美元(近4400万人民币)将女儿赵雨思(Yusi Zhao)买入了斯坦福大学。5月2日,该消息也在国内社交媒体上持续发酵。

对此,步长制药副总裁、董事会秘书蒲晓平回应媒体称,正在研究这件事,并表示,步长制药是一家正常经营的公司,大股东和上市公司关联性不是很强,上交所还没有问询,一切以公告为准。

有业内人士向21新健康记者分析称,美国的很多大学,捐赠500万美元以上的,子女只要成绩不是很差,是非常有可能被录取的。“赵的650万美元,是贿赂,不是捐赠,非常愚蠢的做法。”

目前,斯坦福官网已经搜不到任何与赵雨思相关的信息,其Facebook和LinkedIn个人账号上的信息也已清空。

实际上,早在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时代,“步长制药”就打上了深深的“贿赂”烙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7)一中刑初字第1599号中,明确记录了赵涛父亲赵步长为其主打产品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为国家标准获批而行贿的事件。

后来,赵步长及其步长制药并未受郑筱萸案件太多影响,赵步长还担任过全国人大代表,步长制药于2016年上市。

01 650万美元的坑?

洛杉矶时报称,一名被斯坦福大学录取的中国学生赵雨思的家人向大学招生处的核心顾问威廉·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支付了650万美元,以获得入学名额。

斯坦福“爆雷”背后:步长制药两代老板都掉入“行贿坑”

洛杉矶时报的报道截图

赵雨思于2017年春天考入斯坦福大学,她父母是通过国际投行摩根士丹利洛杉矶地区分行的经理,认识威廉·辛格的。

据了解,为了确保赵能被斯坦福大学录取,辛格将目标对准了该校的帆船项目,让她成为一名有竞争力的水手,尽管没有迹象表明她参加过这项运动。

在赵涛之女涉嫌造假买进斯坦福事件持续发酵后,有网友扒出了疑似赵雨思本人在斗鱼上一次炫耀性质的直播。

在直播宣传中,赵雨思自称是“美国高考状元”,以ACT33分、托福111分的成绩被斯坦福大学录取,而直播目的是为了激励大家对梦想要执着,不要轻易放弃。她小学时只考30分,现在却能拿到斯坦福offer,甚至还拿到了奖学金。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今年3月开始爆出、牵涉到多家名校的美国高校舞弊丑闻中,此前曝光的最大金额120万美元的涉案人,同样来自中国。中国学生Sherry Guo在法庭文件中被称为“耶鲁申请人1”。据悉,她家人向辛格支付了120万美元,以确保她能够进入耶鲁大学。

据调查,Sherry Guo所在的郭氏家族付款部分归于前耶鲁女子足球教练Rudy Meredith。Meredith指定郭为女子足球队的新兵,不久之后,她被录取进入大学。

Sherry Guo的律师James Spertus则声称:是策划者威廉·辛格欺骗了郭氏家族,这笔捐款是为了帮助贫困的青年,他们并不知道这笔钱会进入Rudy Meredith的口袋。

根据律师的描述,家长们以为这笔钱是给学校的捐助,对辛格的造假过程并不知情。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不排除赵涛“被坑”的可能。美国很多大学,只要捐赠500万美元以上、学生成绩也不是太差,就很有可能被录取的。但赵涛的650万美元,是贿赂,不是捐赠,是非常愚蠢的做法。

02 早有案底的“行贿坑”

步长制药2018年年报显示,赵涛,新加坡国籍,现任步长制药董事长,并兼任步长(香港)董事、首诚国际(香港)董事和大得控股董事等职务。

此次赵涛因为女儿上学之事陷入行贿漩涡。而早在17年前,其父赵步长则因为其主打产品脑心通胶囊相关获批事宜的行贿之举,被卷入郑筱萸案。

步长制药是一家主要从事中成药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公司主要产品为脑心通胶囊,这项产品在心脑药胶囊里市场占有率第一,2016年市场份额为15.17%。

而脑心通胶囊的发明,还有着赵步长家族的传奇经历。

赵步长,1942年出生在陕西长安县终南山下的引镇张寨沟一户贫农的家中;1958年,高中毕业,被保送上了西安医学院(现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20世纪80年代,赵步长和妻子发现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心脑血管病例骤然增多,于是开始主攻心脑血管疾病,夫妻俩远赴各地学习考察,翻阅了大量中医文献,收集民间单方验方,发现虫类药物可清除血栓,改善人体供血不足,成为攻克中风、冠心病的一条独特有效的捷径。

1992年,赵步长获政府特殊津贴,1993年7月,纯中药制剂“步长脑心通”通过省级鉴定。1993年获第四十二届世界发明展览会尤里卡金奖,并获比利时国王亲自授予国际发明家最高荣誉的“军官”勋章。同年创立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任董事长。

为了更好地为脑心通胶囊铺路,当时步长制药也试图将地方标准提升为国家标准,为此不惜行贿。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7)一中刑初字第1599号中记录:

被告人郑筱萸利用职务便利,为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申报其生产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为国家标准获得批准提供帮助,为此,郑筱萸于2002年下半年,收受该公司负责人赵步长给予的美元1万元,折合人民币8.277万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证人赵步长的证言证明:他是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2002年,在国家药监局将药品的地方标准统一到国家标准的过程中,该公司生产的脑心通胶囊须经国家药监局审查确定符合国家药品标准后方可生产,销售。相关材料上报后,他请求郑筱萸帮忙尽快审批,不久即获批准。为感谢郑筱萸的帮助,他在郑的办公室送给郑美元1万元。

2、证人谢世昌的证言证明:郑筱萸曾要求他对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申报的脑心通胶囊尽快审批,后该药成为该处2002年度审批的第一个药品,比其它药品的审批时间提前了约5个月。

3、脑心通胶囊的审批材料等书证证明:2002年6月,经郑筱萸签批,国家药监局批准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为国家标准。

4、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营业执照等书证证明:赵步长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

5、国家外汇管理局出具的汇价证明材料证明:2002年,美元兑人民币的年平均价为1美元兑人民币8.2770元。

被告人郑筱萸对上述八项受贿事实均予以供认。被查获归案后,被告人郑筱萸主动坦白交代了收受王茂祥,徐荣祥、赵步长贿赂的犯罪事实。其所收受的赃款现已全部退缴。

后来赵步长及步长制药并未受到郑筱萸案太多的影响,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向21新健康记者表示,郑筱萸行贿案的波及面很广,部分企业也是为了发展被迫行贿。当时,对于按地方标准生产的企业,只要经过审查,符合国家标准要求的,经过批准可以上升为国家标准药品,不符合的就必须淘汰。

从1985年起,由于各省具有新药审批权,批准药品已达十多万个品种规格。这给药监工作带来巨大挑战。1999年,时任国家药监局局长的郑筱萸提出,新药审批权力收归国家药监局里。从此开始了长达两三年的统一核发药品批准文号工作,许多地标升国标的药品就是在那段时间被审批注册的。

据了解,2001年前,我国的药品实行国家标准、地方标准两级标准。2001年12月1日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对标准进行了改进,规定只实行一级标准,即国家标准,取消了地方标准。

上述业内资深人士告诉21新健康记者,在统一换发药品“地标升国标”工作中,最后很多标准低于国标的地标药品根本没法通过实验考察,只能编造数据后找注册司官员行贿才能顺利拿到新的批文。

据有关资料显示,仅在2004年,原国家药监局就受理了10009种新药申请,而同期美国的药监局仅受理了148种。

目前,脑心通胶囊依旧是步长制药的重要主打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步长制药年报显示赵涛去年薪酬为136.49万元,在公司董事中比其他董事、副总裁等都略低,不过在上市公司董事长薪酬中属于中上水平。而赵涛“买入”斯坦福花费的6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377万元,相当于为女儿花费了32年年薪。

(责任编辑:马欣)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本文来自万源北路早报,由【特约投稿人:董孜轩】原创,欢迎观赏。

斯坦福“爆雷”背后:步长制药两代老板都掉入“行贿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